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
  “當蔬菜被優美的文字撫摸時,就遠離了卑微、輕賤和孤寂,忽然間,變得明媚可人,光彩奪目。”《作家天地》 主編郭翠華這樣評價徐斌的“種菜隨感”,此言委實不虛———徐斌不是農技師,不是植物學家,更不是想通過對蔬菜的營養價值進行分析、研究,教你成為一個美食家。他只是在工作之余,把種菜當作一種“修行”,通過自己“晨興理荒穢,帶月荷鋤歸”與“枕上詩書閑處好,門前風景雨來佳”的晴耕雨讀式的生活親歷,告訴我等如陀螺般高速旋轉的庸碌之輩,生活的真諦原本就是隨遇而安,詩意的棲居并非幻夢。無論歲月如何流轉,生活怎樣變遷,一雙善于發現詩意的眼睛、一顆樂于感知美好的心靈,總會帶我們找到那一塊可供安放靈魂的“自留地”。
  作為“虔誠的菜農”,徐斌首先有一顆天真的童心。他的目光是清澈晶瑩的,對園里的四季蔬菜十分憐愛:“我知道它們生長的努力和不易,如同行走在世間的小人物,沒有人完全知道他們的遭遇和憂傷,就像沒有人看見他們生命中所有的雪”;他與蔬菜心有靈犀:“春韭菜發芽了,紅紅的、弱弱的兩片細葉,像剛孵出的雞雛,站都站不起來,更走不動路。”
  作者的敏感、熱情與良善,又讓他成為一個不折不扣的田園詩人。只是,他的詩行是綠色、靜謐的,是含苞待放、生機盎然的。盡管,他用的是二指鎬、舊鐵鍬與兩只手,但因是用勤勞的汗水在寫詩,是用欣賞的眼光與感恩的心情在寫詩,這詩箋便活潑起來,在四季的風中輕舞飛揚,又似流淌的綠色音符,叮咚作響,芳菲滿園。“拍拍春天的臉”“一莖山藥爬上來”“把老蒜編成辮子”……僅看標題就讓人初見之下,心生歡喜。
  正如作家魏振強在此書《序言》中所指出的,“作者對自然的親近和熱愛,并不是消極的‘遁世’,而是一種更為主動的發現和尋找,尋找生活的詩意,讓自己的生活更純凈、內心更豐盈”。種菜原本辛勞而瑣碎,鋤地、播種、澆水、施肥、除草,不僅需要力氣和日常打理,更需要熱愛之心———愛土地、愛蔬菜、愛生活、愛四季。“我這里的土是松軟的,簡直可以蒸大饃、烤面包!”那一份喜悅與驕傲真是溢于言表。作者種菜從不蓋地膜,不用罩大棚,更不會施以化肥、噴生長劑,他相信自然的偉力,他知道蔬菜是有智慧的,甚至還有情懷。在作者心里,蔬菜的四季,也正如人生的四季,蔬菜的萌發、生長、茁壯,直至老去,抑或化為春泥,自己在相伴相依中,分明感受到了自然之美、生命之美與勞作之美。作者坦言:“我種菜時,時常想到書籍,讀書成了種菜的延伸,書籍成了別樣的菜園。”實際上,種菜只是作者生活的延續和補充,種菜的日子絕非單調乏味的循環,忙里偷閑,作者讀書、寫作、垂釣、騎行、觀影、唱歌……他錄下了社會萬象、人世百態,還有博雜的閱讀體驗、獨特的生命感悟等,濃郁的生活情趣蒸騰于紙頁間,也彌漫于讀者的心間。
 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,單單從語言角度來看,我亦是欽服之至的。你瞧,“暖暖的太陽斜照著菜地。風收住雙翼,像午睡的小貓。園子里安靜得能聽到陽光絲絲的顫動,以及我的思緒輕腳慢步的聲響”。其語言凝練而優美,自由靈活,古今中外的詩文、哲言妙句,信手拈來,恰切精當,不虛飾做作,詩情、畫意、哲理、美趣融溶潤心扉。你再瞧,“芹菜正當妙齡??赡苁窍沐短?,每根發絲都散發著香氣。但她的香不沖,恰到好處,不像芫荽張揚,橫沖直撞,仿佛崆峒派的女掌門?;蛘?,她是借香妃形體,溜出園子,行走世間,像七仙女,或林黛玉,給自己放個小長假而已”。書中類似的句段俯拾即是,每每讓人忍俊不禁,擊節稱嘆。 
       □劉敬

上一篇:《鐵肩》創作談
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湖北福彩30选5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