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
      相比南方城市,大興安嶺春天的腳步總是那樣遲疑,那樣徘徊。任你千呼萬喚,春姑娘還是“猶抱琵琶半遮面”,一直賴在錯位的季節里遲遲不肯到來。倒春寒像是一個醉漢,走了回來,走了回來,糾纏不休,天氣氣溫在零下幾度至零上幾度之間忽上忽下,讓人無可奈何的想發脾氣,只能在朋友圈艷羨著別人家的春花。但春天終究還是要來的,只是稍微晚了一點而已。這料峭春風還真是北方春天的招牌啊,一場接一場轟轟烈烈、嗚嗚吹號的風,終于還是把春天給刮來了。
  天初暖,日初長,好春光。當前新冠肺炎疫情形勢好轉,雖然防控不能松懈,但只要不扎堆,踏春是可以的。人們早就生出春意,在屋里再也待不住了,盡管這個春天遲到了,還是要像往年一樣到公園走走,赴一場春天的約會。陽光明媚,空氣很涼,剛剛蘇醒的大地一片寂靜,除了四季常綠的樟子松,其他樹木的枝條依然枯瘦。視野中,沉甸甸的土黃色寬廣蔓延,使人深深地寂寞。但仔細觀察不難發現,大自然正悄悄勾勒著春的景觀,到處流露出對新生命的期許。河岸上已有柳枝泛著紅色漸漸鮮潤起來,毛毛狗層層裹緊鼓鼓囊囊的芽苞,一團團、一簇簇的攀著枝頭,探頭探腦小心翼翼地打量春天的表情。冰河融化,河水像大自然的神奇歌手唱響動人旋律,奔跑在迎接春天的路上。不管怎么說,春天是真的來了。也許你會困惑,沒有蔦歌燕舞,沒有花團錦簇,沒有小草返綠,這也叫春天嗎?別急,北方的初春啊,好事多磨著呢,冬和春總是弄出對立的色感,又相連成趣,所以春天里有未褪盡的冬天實在不算啥稀奇事兒。
  氣溫漸升,不經意間,料峭的春風剔了寒氣變得溫善,不幾日就將枯瘦的山林吹得豐潤明媚起來。河邊的垂柳不再矜持謙讓,舒展開黃綠嫩葉的枝條翩翩起舞。“毛毛狗”充滿自信,開得濃烈喧騰,毫不掩飾“嫣然一笑領春風”的得意。它就像是當地人們認識多年的老朋友,不管經歷多少次倒春寒,都義無反顧地走在眾花之前,如約為人們報春,而且邊開邊落、邊落邊開、邊結新葉,讓人聯想到熾熱的希望和奮進的生命,又怎會對它不動心、不動情呢?小草和野菜也悄悄地鉆出地面,這一片,那一簇,嫩生生、綠油油的點綴著這遲來的春天。鳥聲是最能夠潤澤春色的。走在山林里,時時能聽得到清脆而嘹亮的鳥鳴在頭頂盤旋,但聽得見鳥聲卻看不見鳥影,鳥兒好像故意在與人捉著迷藏,只是用充滿生機與歡喜的歌唱提醒人們,是它們這些精靈叫醒了自然萬物,賦予了春天生動與鮮活。喜歡挖野菜的人興奮了,兜里揣上塑料袋,開始在山坡上、菜園里、小路邊尋找著薺菜、鴨子咀、婆婆丁等野菜。因為他們知道,這些春土里深藏著的純天然綠色食品,捧在手里綠盈盈、水靈靈的,烹飪后吃到嘴里那可是幸福的味道。
  如果說喚醒春天的是踏春的人,那么激流河公園因這些路過的人就有了最美的況味。“淺草離離陌上青,我與春風裁素錦。”迎著春風,能聞到春天的味道,那是大地復蘇散發出來的泥土芳香。曬著溫情的陽光,遠眺天邊的藍天白云,在春暖里走一走路的感覺可真好,真的很愜意。隨徑而行,自由呼吸,不時有紫色的“蒲公英”花映入眼簾,惹得人不由駐足觀賞,驚喜與一芽鵝柳、一朵花蕾的偶遇,欣賞風兒怎樣從一枝鵝柳上裁出俏燕子的尾翼,心情也跟著美麗起來了。好像走著走著,那春寒就在心底萎縮,走著走著,“春風得意馬蹄輕”,就會把小鎮的冬天給甩在后面。
  年齡不同,也許看景致的心情也會不同吧。公園的這條路早已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,可每次來到園中,感覺和體驗都不一樣。公園里的春天是那樣的似曾相識,仿佛千萬年未曾改變。變化著的只有看景物的人,看景物的心情。是的,公園的春天就像一本書,只要認真翻看,一草一木皆有詩意,一青石、一臺階、一枝椏皆透著風情。親自到大自然里走一走,尋一尋那些詩歌里的春光,想一些莞爾流動的句子,亦或從容地站在一棵樹下看一樹花開的過程,以春天的名義在心里播下一粒種子……忽然就會愛上了這北方偏僻小鎮慢慢來的春天。最好的春天或許就是這樣吧!北方的春天像極了從前的車馬郵件,很慢很慢,讓人多了許多等待和煎熬,其實是想用慢慢到來告訴我們:一生很短,只夠做好一件事,也只夠愛一個人。
       □張俊云
  

上一篇:想起武大的櫻花
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湖北福彩30选5开奖